一根刺

無線電視劇《識法代言人》提及一個勵志故事。從前商人想由南方運送新鮮的鱔上北方賣,可惜路程遙遠,大多數的鱔在運送過程中死了。後來商人得到別人指點,把黃魚放入運送鱔的水桶中。因為鱔要逃避死敵黃魚的攻擊,反而被黃魚擊法生存意志,活生生一路到達北方。

聖經中保羅《一根刺》的故事,跟這個故事十分相似。歌林多後書 12:7-9 『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,就過於自高,所以有一根刺加我肉體上,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,免得我過於自高。為這事,我三次求過主,叫這刺離開我。他對我說:「我的恩典彀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」所以,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,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。』

每一個難關,其實都是活命仙丹。沒有難關添加的壓力,生命會輕得毫無意義。是的,壓力有時會把我們壓倒在地上。然而,我們這時侯表現出來的生存意志,會顯得生命更實在,更有意思。

後記:無線電視劇《帝女花》說商人想要由南方運上北方的是錦鯉魚。

Advertisements

I have a dream
站在 Lincoln Memorial 前,看着這段雕刻在地上的文字,回想 Martin Luther King Jr. 站在這裏爭取美國黑人民權。心中萬分敬佩,亦更加明白人權是需要爭取的。儘管 Lincoln 解放黑奴已經一百年,但是白人還是歧視黑人,壓迫黑人。美國黑人若果沒有爭取民權,我相信白人還會歧視黑人。

現在美國和當今世界同樣充滿各種歧視,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去爭取公義。

民主自由

民主選舉就是要尊重人權。每一個人都是國家的一份子,是國家的主人。國家最高的權力就是人民選舉權,選出代表來管理國家。其他政治體制,最高的權力都不在人民。例如:帝制在於皇權;共產主義在於黨。人在帝制是奴隸,因為君要臣死,臣不死視為不忠。人在共產主義是工具,因為黨定義了每個人的生存意義。民主選舉不是萬能,但是它提供了政治制度去分配權力。

冰糖葫蘆

在夢中,我看見一個和自己年齡相若的小王子。他的眼睛望著我,望得入了神。我想問小王子為什麼望著我?好像想要什麼似的?我開口卻說不出話來。原來夢中不許說話,就連小王子也一樣。望望自己的手,我原來拿著一串冰糖葫蘆。望望小王子,就把冰糖葫蘆送給他。小王子接過冰糖葫蘆,吃了。望著我的小王子沒有因為吃了冰糖葫蘆而滿足。我心中想:有冰糖葫蘆還不知足,小王子應該感恩呀!我還是說不出話來。他想要什麼呢?小王子,你說句話啦!你是尊貴的小王子呀!

醒了!我醒來了!夢中那不知足的小王子就由他在夢中吧。反正我醒來了。

政府機構是向市民交代

商業機構講「利益」,政府機構講「權力」。監察商業機構和監察政府機構是兩件事,是天和地的分別。匯豐銀行當然不會有職員天天向市民報告自己監察匯豐銀行,因為商業機構是向股東交代。政府機構有職員天天向市民報告自己監察政府,因為政府機構是向市民交代。
在共產主義國家,電台是政府的工具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。在自由社會,電台是人民監察政府的其中一個工具。「港台」監察政府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政府出錢監察自己是很平常的事。例如,警隊有Internal Affair。

雨天起床,想你!

站在紅燈街角,想你!

二月某天,想你!

在夏天的飄雪中,我愛你。

明天,我要把你忘記。

階級

韓國電視劇《大長今》和《醫道》教識我什麼叫『階級』。劇中每個人都活在被預先定好的社會階級中。什麼『中人』,什麼『兩班』,就連皇上『中宗』都不能例外。長今在孩提時大聲吶喊自己是『中人』。許浚的夫人因為許浚的社會階級而遭受欺負。若果有人試圖越過階級的籬笆,其他人就算互相不和,亦會同心合力把僭越者詈罵和拉倒。

毛澤東過去曾經以『無產階級專政』的理想政治,期待可以改變人類社會。最後,他的專政也走不出人類自私自利的社會階級。甘地願意接近『不可接觸者』,跟他們一起生活。可惜,他的人道主義同樣不被印度人接納。

今時今日,中國人社會沒有毛澤東的『黑五類』,沒有印度的『不可接觸者』。但是,我們每一個自私的人卻同心合意地,用權力,金錢,色相來把每一個人歸入不同的社會階級中。最後,我們跟《大長今》劇中的『上人』一樣,站在自己的社會階級上欺壓較低階級的人。而把別人分階級,就好像公民有責任交稅,亦好像世人不能逃避死亡。每一個人都活在這一條潛規則中,不能自己。

除非大多數人都以愛心對待其他人,否則,階級是永遠不會消失。

後記:自古,色相不是影響個人社會階級的直接因素。但是,在今天香港,就算是『中產』,若然你有一點點多餘的脂肪,你亦只不過是一個『肥佬』或『肥婆』。若不瘦身纖體,你就是新一代的『不可接觸者』。